您的位置:主页 > 小龙人 >

北京公立幼儿园稀缺私立园价格普涨_新闻中心_新浪网

时间:2018-04-23 19:53来源:未知 点击:

  最近,各地幼儿园开始陆续启动今年的招生报名工作。我们发现,尽管各地陆续颁布了促进学前教育发展的规划和措施,但“入园难、入园贵”现象依然存在。去年,这一问题骤然成为社会热点,并惊动中央高层。很快,中央政府相继出台一系列新政。

  但,这些新政要让学前教育走进春天,尚需时日。所以,如何保证这些好政策执行起来不走样、巨额的资金投放能解决刀刃上的问题,成了老百姓最关心的焦点。这就要求教育部门必须进行更加周密的政策设计并不断在实践中创新。

  如果上面政令出了一道道,一两年后,老百姓还是在抱着小板凳排队,还是要托关系花大钱,那么教育部门的执政能力将受到极大拷问。所以,如何及时实施一些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来迎接这两年的入园高峰,以解燃眉之急,这相当于对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一次大考。

  “我们幼儿园早就招满了,没名额了。”

  “我们是小区配套幼儿园,本小区报名的孩子比招生计划还多,外小区的一概不考虑。”

  在如此这般被多家幼儿园拒绝之后,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幼儿家长,我终于对“入园难、入园贵”这6个字有了切身体会。

  常住人口超过15万的社区只有一所公立园

  对我们这样的工薪家庭来说,孩子上幼儿园,当然首选公立园,不仅质量高,而且收费低廉,即使要交一笔赞助费,也比私立园便宜。

  我家旁边恰好有一所公办幼儿园,而且还是个一级一类示范园。费尽心机,层层托关系,我终于和这所公立园的园长见了面。可园长明确拒绝了我,理由是,这里是小区配套幼儿园,不能招收其他小区的孩子。

  这位园长很坦率地告诉我,每年招生,她都能接到100多张条子,都是关系户。她根本就没能力全部照顾到,“你既然是我的朋友介绍来的,就别难为我了。” 

  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只好无奈放弃。其实,我早就听说公立园招生里的水太深了。

  我的一个朋友去年向一家公立园咨询招生情况,得到的回答是不到报名时间,什么时候再去报名等通知。等了一段时间还没消息,朋友又去问,结果人家说报名时间已过。原来,幼儿园招生都是秘密战。

  有些公立幼儿园倒是可以排队报名,但经过一番折腾后,家长们最后得到的答案往往是“名额已满”,可幼儿园能招多少人,已经招了多少人,都不对外公开,更谈不上监督。

  我们小区的孩子,上公立园的寥寥无几。家长们都说,没关系,没门路,上公立园,休想。

  公立园之所以难上,说到底还是因为少。像我所居住的地区,新建楼盘连成片,而且都是大型楼盘,常住人口估计在15万人以上。因为是新兴居住区,所以年轻人多,孩子也就格外多。可就这样一个区域,只有一所公立园。目前,也没听说有任何新建公立园的计划。

  私立园价格普涨 月收费3000是起步价

  上公立园无望后,和大多数无权无势的父母一样,我只好搜寻家附近的私立园。结果,真真切切感受了一把“上幼儿园比上大学还贵”。

  本小区有个私立园,是物业承包的,软硬件都一般,也没有可标榜的办学特色,而且口碑不好,小区居民口口相传那里老师经常体罚孩子。可就这样一个幼儿园,月收费3000元。

  一站地之外的H园,办在一栋写字楼里,孩子的活动场地是楼顶的一个大平台,但因为打着全天外教的招牌,月收费4400元,这还是目前报名的价格,如果9月再报名就要涨到5000元。我对教室环境和教师素质比较满意,可价格也实在令人心惊肉跳。在纠结一个星期之后,我再打电话过去,被告知“名额已满”。

  离家两站地还有一所私立园的分园A园,也打着双语的旗号,每天有一堂外教课。今年价码涨到了4000元,而且也没名额了。

  附近小区新开了一家幼儿园,8月才正式开园,也打出双语教学的招牌,价格也不低,月收费4200元。另一家著名的“能教孩子识字”的幼儿园,每月费用在5000元以上。

  我所居住的区域,幼儿园价格普遍较高,其他社区可能会低一些。但据我了解,现在只要是稍微正规些的私立园,月收费基本都在2400元以上。甚至一些办在居民楼里的家庭式幼儿园,价位也都在2000元左右。

  根据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073元,这意味着,一个孩子一年上幼儿园的费用都已经超过了多数人的年收入。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段子:“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出国留学。”“错,是幼儿园。”这就是北京所有的父母要面对的现实。

  政府给学前教育的50亿元投到哪儿了

  几经周折,我终于给孩子在离家稍远一点的一个私立园报上了名,月缴费2500元。这还是托关系找人才报上的。

  我们夫妇在北京学习工作了10多年,有北京的户口,有体面的工作,也有一定的人脉和资源,孩子入园尚且如此,可见,那些刚刚到北京打拼的年轻人、那些外来务工人员又该有多难!

  小区一个小店的老板娘曾对我说,她的孩子比我的孩子大一点,一直放在老家上幼儿园,因为“北京的幼儿园太贵了,上不起”。

  有人可能会说,你去考察的都是双语幼儿园,当然贵了。

  可问题是,我不想选择所谓的“双语园”、“示范园”,可社会没有给我提供其他选择。

  一个幼教专家曾说过,北京的私立幼儿园,基本都打着双语或者艺术的旗号,就是为了高收费。说实话,我很反感双语教育,总担心孩子英语没学好,还影响了母语的学习。我想在小区附近找一所普通的正规私立园,还真没找到。我也不想让孩子一定要进“示范园”、“一级一类园”,可我家附近连个二级二类公立园都没有。

  其实,我选幼儿园的标准很简单:一是离家近,步行20分钟能到;二是正规幼儿园,老师有爱心、耐心、责任心;三是每月费用不超过2000元。我想,这也是大多数普通父母对幼儿园的期望。但是,我们周边却找不到一所这样的幼儿园。

  如今,我对上海人是“羡慕嫉妒恨”。上海分公司一同事的儿子比我的孩子大几个月,今年3月已经入园,上的是小区配套建设的一个二级公立园,每月交费情况是:管理费220元、伙食费130元(一顿中餐),总共350元。

  “怎么可能这么便宜?”我不信。可同事说,上海的公办幼儿园收费普遍不高,即使是最好的一级一类示范园,也不过千元左右,而且,学位充足,每个小区基本都有公立园。

  和上海一比,北京的情况简直让人悲愤。

  在单位抱怨入园难,有年轻同事不解:“不是去年国务院都说要大力发展了吗?北京不是要投50亿元吗?怎么还这么难?”

  的确,去年幼儿“入园难”惊动了党中央,国务院接连开会、发文件要求大力发展学前教育,北京也承诺5年内要给学前教育50亿。看上去投入力度大,可问题是这些钱花到哪里去了?

  一个家有金猪宝宝的同事道出了其中奥妙。她的儿子进了一所一级一类的公立园,孩子入园还不到一年,幼儿园已经装修了两次,因为幼儿园必须想办法花掉国家给的钱。

  我还听说,有的公立园为了花钱,一下子买了很多架钢琴,有的给每个教室都装上投影仪、摄像头。

  这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报道,记者采访的一位学前教育专家说,她“最担心的是,这次大力发展学前教育,会不会又把机会和资源更多地给予那些所谓的示范园,继续‘锦上添花’”。

  看来,这位专家的担心正在变成现实。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说,北京昌平开工建设一所公办园,而且要建成一级一类示范园。这一被报道的成绩却让我怒从胆边生。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建一级一类示范园?报道里说,幼儿园建成后,可增加240个入园名额。但如果把建这一所示范园的资金用来建两所普通幼儿园,是不是就可以再多招240个孩子?

  每每说起“入园难”,一些官员、专家总是先强调生育高峰到来、外来人口涌入等客观原因。在我们看来,这都是推卸责任的托辞。

  2007年、2008年,“金猪宝宝”、“奥运宝宝”扎堆儿出生,媒体都在报道生育高峰到来。官员们难道充耳不闻?从孩子出生到上幼儿园有3年时间,完全来得及新建、扩建幼儿园。可为什么等到孩子们要入园了,才说因为生育高峰到来造成幼儿园数量短缺?

  退一步说,即便新建公立园有困难,也还可以采取其他办法。比如,是否可以像上海一样,在公立幼儿园不足的社区,由政府根据成本向附近的私立幼儿园购买服务,居民按公办缴费,成本差额由政府补贴。

  作为一个家长,我和我孩子是赶不上这样的好事了,希望上海式的普惠政策能根本解决各地普通幼儿的入园困境,勒住这股乱收费的歪风。

  田禾

  广州幼儿园收费节节攀高

  最近,孩子上幼儿园的问题又成了广州父母最头疼的事情。首先是入园的费用,“九成以上收费调高”的现实考验着家长的经济承受能力;其次是学位的紧缺,“通宵排队争取学位、12∶1的录取率”刺激着家长脆弱的神经。

  不久前,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华同旭在媒体上表示:“个人认为广州不存在入园难、保育费贵的问题”。这位教育主管官员称,目前广州共有1500多家幼儿园,其中称得上收费贵,即月托费达到或超过1500元的,共有64家,占全市4.9%。可见,广州市幼儿园收费整体上不算贵。

  然而,现实生活中,普通民众的感受和教育官员的说法并不一致。

  据记者了解,表面上看,广州的幼儿园,无论公立还是私立,每月的保育费的确都在800元左右,但是,除此之外,幼儿园还有各种名目的收费,家长们早已“被自愿”。   

  如今已在深圳工作生活的燕玲,不久前还深陷“广州幼儿园高收费”的泥沼。她孩子今年读幼儿园中班,出于“赞助费可以一次性交齐并少交点”的考虑,燕玲一开始为孩子选择了广州市白云区汇侨的一家私立幼儿园。然而,接二连三的收费名目让做小生意的燕玲一家几乎招架不住。

  “孩子在幼儿园一个月的基本生活费是800元。”燕玲告诉记者。但是,这只包括了保教费和午餐费用,所有课程学习的费用都要以“兴趣班”的名义另交。语文500元,算术500元,英语500元,美术300元,音乐300元……这还不包括平时要拍艺术照、春游等等之类的零碎费用。粗略估算,一个月下来,她孩子一个学期的“学费”至少要6000元。

  “兴趣班肯定要上的,这是幼儿园和老师的一笔可观收入,不上会得罪老师,以致小朋友受冷落、歧视。”孩子在广州天河区上幼儿园的凌女士告诉记者,“况且老师上兴趣班,占用了正常的上课时间,所以不上的小朋友只能到教室外玩。”几乎所有的家长都会不忍心让孩子受到这种“待遇”。凌女士的孩子一个学期兴趣班费用大概是2000元到3000元。

  除此之外,所谓的捐资助学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有网友在网上谈起今年某幼儿园入学的“浮动价”:3月小区幼儿园每年捐资助学费为8000元;4月初再问,就涨到9000元;到4月底又涨到1万元;5月初去问,12000元起!“难道就没有个章法,想涨就涨吗?”该网友愤愤不已。

  日前,广州某媒体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广州今年九成以上幼儿园收费调高,最高涨幅近一倍。调查到的十几所公立幼儿园中,每月保育费多数保持去年水平,仅少数有所上涨,但捐资助学费(又称“赞助费”)几乎全面涨价,涨幅均在40%以上。私立幼儿园则情况不一,每月保育费600元以上的私立幼儿园,赞助费、保育费、膳食费三部分费用均有不同程度上涨。而每月保育费在600元及以下的私立幼儿园,普遍不收取捐资助学费,但这类私立幼儿园大多调高了保育费和膳食费。

  节节攀高的学费考验着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但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真正的难题是,具备较好师资的部分幼儿园学位紧张,有时真的是“有钱也没得读”。

  近日广州幼儿园报名“盛况”证实了这一点,许多家长为了给孩子争得“入园资格”,在公立幼儿园门口通宵排起长龙。市民吴女士带着女儿一天就跑了5家幼儿园,还吃了3家的闭门羹。她最终在一家公立幼儿园和一家私立幼儿园都报了名,交了一万元“赞助费”,却还“不知道能不能进”。

  家住在广州番禺区祈福新村的卢女士称,这个楼盘住着10万居民,但没有一家公立幼儿园,最贵的私立幼儿园一年需要4万多元,附近最便宜的也要两万多元,这还没有把赞助费算进来。尽管卢女士的孩子才刚满1岁,但从怀孕开始,她就不断在了解“行情”,打听幼儿园学位,还托朋友提前疏通关系。

  市民晓香本来已经为3岁的女儿预定了一家极普通的公立幼儿园学位。然而,因为报名该园的人数众多,晓香女儿的学位岌岌可危。经多方努力无果后,她不得不私下“公关”园长,通过朋友帮忙说动教育局领导,才最终为孩子争得“一席之地”。

  华同旭局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于幼儿园加办的许多兴趣班收费,会“建议物价部门加强监管”。而广州市《学前幼儿教育三年行动规划》提出,跑狗图玄机图,会增加一批教育行政部门办的公办幼儿园,并投资建设500所普惠型的幼儿园。然而,很多市民想知道,这个“建议”何时能生效,而这个“规划”,真的能“普惠”吗?

  本报记者 林洁 通讯员 邱乐昀

  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

  地方应避免花大钱办豪华幼儿园

  本报讯(记者甘丽华)“县教育主管部门在制定学前教育规划时,切勿把钱都花在办一两所豪华幼儿园上,制造新的不公平,而是要考虑本地区的财力,考虑本区群众入园需要,以满足共性需求为前提。”在日前召开的湖北省学前教育工作会议上,主管教育的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提醒道。

  不久前,湖北省人民政府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确定“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区域幼儿教育的规划、布局调整、公办幼儿园的建设和各类幼儿园的管理,按照改革创新、因地制宜、有序推进和公益、普惠的原则,推进和落实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加快学前教育改革和发展。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14)